×

掃碼關(guān)注微信公眾號

太湖遠大的“優(yōu)秀”瞞不?。喝筚M用率較可比公司均值低8.8個(gè)百分點(diǎn) 更換可比公司后仍低2.8個(gè)百分點(diǎn)

2024/6/18 16:34:02      挖貝網(wǎng) 張竇

北交所投資者又要有福利!20日即將上會(huì )的太湖遠大(873743)真的很“優(yōu)秀”。

太湖遠大主要從事環(huán)保型線(xiàn)纜用高分子材料研發(fā)、制造、銷(xiāo)售,產(chǎn)品已覆蓋絕緣、屏蔽、護套三大線(xiàn)纜用高分子材料領(lǐng)域。國家級專(zhuān)精特新“小巨人”企業(yè)。去年凈利潤7746萬(wàn)元,遠超北交所目前的4000萬(wàn)元“隱形門(mén)檻”。

為什么說(shuō)太湖遠大“優(yōu)秀”?

報告期內,該公司收入增速和費用率表現遠好于A(yíng)股可比公司(萬(wàn)馬股份、杭州高新、至正股份)。收入增速方面,以2021年為例,公司收入增速為30.94%,而行業(yè)頭部公司萬(wàn)馬股份高分子材料業(yè)務(wù)收入當年增速為14.69%,高出后者16.25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另外,兩家可比上市公司杭州高新、至正股份則陷入下滑;費用率方面,以2022年為例,太湖遠大三大費用率為4.37%,可比公司均值為13.2%。

上述現象,北交所在三輪問(wèn)詢(xún)中進(jìn)行了重點(diǎn)問(wèn)詢(xún)。

太湖遠大的回復是,與萬(wàn)馬股份等公司收入增速“不存在顯著(zhù)差異”。

針對費用率遠低于可比公司,在第三輪回復時(shí),太湖遠大甚至將可比公司進(jìn)行了更換,剔除杭州高新、至正股份。調整后,可比公司報告期內三大費用率平均值降低不少,但仍高出太湖遠大。以2022年為例,可比公司的費用率為7.16%,比太湖遠大高出2.79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

只能說(shuō)太湖遠大太“優(yōu)秀”了,想瞞都瞞不住。

問(wèn)詢(xún)重點(diǎn)一:收入增長(cháng)高于A(yíng)股可比公司的合理性與真實(shí)性

報告期內,太湖遠大業(yè)績(jì)保持較好增長(cháng)。2021年至2022年,公司收入同比增速分別為30.94%、29.87%,表現好于可比上市公司。增速差距大的是2021年,比處于行業(yè)頭部陣營(yíng)的萬(wàn)馬股份相關(guān)業(yè)務(wù)收入增速高出16.25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同期,杭州高新收入下滑5.77%,至正股份下滑57.65%。

對于這一現象,北交所在第一輪問(wèn)詢(xún)就要求公司說(shuō)明可比公司中杭州高新、至正股份銷(xiāo)售收入均存在大幅下滑,而公司持續增長(cháng)是否合理,業(yè)績(jì)增長(cháng)是否與行業(yè)增長(cháng)情況一致?

太湖遠大給出的回復是,雖然公司主營(yíng)業(yè)務(wù)收入增速比萬(wàn)馬股份相關(guān)業(yè)務(wù)增速高出16.25個(gè)百分點(diǎn),但變動(dòng)幅度相對接近。

對于另外兩家可比公司,太湖遠大給出的答案更有意思。

關(guān)于杭州高新收入下滑原因,太湖遠大在回復函中指出兩方面,一是杭州高新原實(shí)控人在未經(jīng)程序情況下以上市公司名義對外借款,導致杭州高新需支付相應款項,運營(yíng)資金較緊張,對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產(chǎn)生一定影響;二是2019年10月、2022年9月杭州高新實(shí)控人兩次變更,控制權不穩定。

1.png

(太湖遠大在一輪回復中披露杭州高新2021年、2022年收入下滑原因)

關(guān)于至正股份2021年收入大幅下滑,太湖遠大在回復函中列出六方面原因,包括至正股份因資金緊張與市場(chǎng)開(kāi)拓力度有限,流失了部分客戶(hù)訂單,并指出2020年4月實(shí)控人從侯海良變更為王強,對至正股份的發(fā)展亦可能存在一定負面影響。

2.png

(太湖遠大在一輪回復中披露至正股份2021年收入大幅下滑原因)

太湖遠大還強調以上不屬于行業(yè)普遍現象,因此公司與同行可比公司收入變動(dòng)趨勢不一致具有合理性。

杭州高新、至正股份對自家業(yè)績(jì)變動(dòng)是怎么回復呢?挖貝研究院翻閱了兩家公司的2021年年報。

杭州高新表示,受疫情、國際貿易形勢等影響,銅、鋁、石油、塑料等原材料價(jià)格波動(dòng)較大,一方面對下游電線(xiàn)電纜企業(yè)的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帶來(lái)較大的不利影響,另一方面也使公司原材料價(jià)格上漲幅度較大,營(yíng)業(yè)成本增加。

3.png

4.png

(杭州高新在2021年年報中披露行業(yè)情況與經(jīng)營(yíng)原因)

至正股份表示,行業(yè)層面,受下游電線(xiàn)電纜行業(yè)去產(chǎn)能等影響,所處行業(yè)競爭加??;經(jīng)營(yíng)層面,國際大宗商品價(jià)格上漲和疫情對公司生產(chǎn)、銷(xiāo)售、運輸產(chǎn)生較大不利影響,并提到主動(dòng)調整客戶(hù)結構。

5.png

6.png

(至正股份2021年年報中披露經(jīng)營(yíng)情況與原因分析)

問(wèn)詢(xún)重點(diǎn)二:費用率明顯偏低的合理性

報告期內,太湖遠大費用率明顯低于可比公司。以2022年為例,太湖遠大銷(xiāo)售、管理、研發(fā)三大費用合計為6081萬(wàn)元,三大費用率為4.37%。同期,可比公司三大費用率平均為13.2%,比太湖遠大高出8.83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

如果按照可比公司三大費用率計算,太湖遠大2022年費用總額要比原來(lái)高出1.23億元,而該公司當年凈利潤僅為6109萬(wàn)元。如此推算,太湖遠大2022年還能盈利嗎?

面對這一現象,在一輪問(wèn)詢(xún)中,北交所要求太湖遠大說(shuō)明三大費用率均低于同行業(yè)可比公司的主要差異原因及合理性。

太湖遠大回復也很用心和認真,足足用10頁(yè)來(lái)論證三大費用率低于可比公司的合理性。包括產(chǎn)品結構不同,費用結構不同,業(yè)務(wù)規模不同等。

針對管理費用中,職工薪酬占比低的原因,太湖遠大對不同公司分開(kāi)說(shuō)明:對于比自己規模大的萬(wàn)馬股份,太湖遠大稱(chēng),可能系萬(wàn)馬股份業(yè)務(wù)模式變化或新業(yè)務(wù)開(kāi)展,員工中其他及輔助人員近年來(lái)快速增加,管理人員人數大幅高于本公司;對于比自己規模小的公司,太湖遠大表示,公司業(yè)務(wù)規模相對較高,而管理人員數量相對精簡(jiǎn)。

二輪問(wèn)詢(xún)中,北交所以員工薪酬為切入點(diǎn)關(guān)注公司銷(xiāo)售費用,要求說(shuō)明銷(xiāo)售人員薪酬顯著(zhù)高于行業(yè)可比公司的合理性。

太湖遠大在回復中披露2023年公司銷(xiāo)售人員平均薪酬為32.94萬(wàn)元,可比公司平均工資為25.71萬(wàn)元,較后者高出28%。公司稱(chēng)銷(xiāo)售人員平均薪酬較高是因為人均創(chuàng )收高,公司人均創(chuàng )收為3754萬(wàn)元,可比公司平均為2239萬(wàn)元。

三輪問(wèn)詢(xún)中,北交所第一個(gè)問(wèn)題繼續關(guān)注公司費用率,并且將不符合一般常識的問(wèn)題點(diǎn)了出來(lái):各類(lèi)人員工資水平不低于可比公司,但費用水平低于可比公司是否合理?

同時(shí),北交所請發(fā)行人:說(shuō)明可比公司的選取依據、范圍及合理性,若不具有可比性,請在招股說(shuō)明書(shū)中予以更正。

太湖遠大在回復中調整可比公司,剔除的是杭州高新、至正股份,新增1家新三板公司科普達。

對于調整的理由,太湖遠大稱(chēng)是這2家公司報告期內扣非后利潤始終為負,經(jīng)營(yíng)情況不佳。

調整后,費用率方面變化是,3家可比公司三大費用率平均值為7.16%,比太湖遠大高出2.79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按照可比公司平均費用率計算,太湖遠大新三大費用總額要比原來(lái)高出3882萬(wàn)元。

備注:太湖遠大將于6月20日北交所上會(huì ),5名發(fā)審委委員分別為王希玥、江洋子、施鳳林、張勝、時(shí)晉。